千千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寂寂宫墙与卿欢
完整版小说《寂寂宫墙与卿欢》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寂寂宫墙与卿欢瓶盖币

主角:西凝雪温夕言
独家完整版小说《寂寂宫墙与卿欢》是瓶盖币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西凝雪温夕言,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是西燕太尉之女,原本应该过着平凡的生活,可是因为一场选秀将她卷入了权谋之中。复国仇恨中,同时邂逅了自负却深情的太子,和一直身带着秘密让人无法看透的温润男子。她爱他,他伤她,不惜一切代价将她作为棋子送给了另一个男人。她伤心欲绝,在绝境之中爱上了那个原本应该被她欺骗的男人。可是阴差阳错,老天连这样的爱情都不愿意施舍她,她付出的真心再一次被打落,一次,一次……然而当她放弃所有,所有伤害她的人都开始忏悔,她?又该做出什么样得抉择?...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0-05-27 09:27:34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 章节目录

除了偶尔喊她起来喝药和给她送点心满足她刁钻的肚子,楼锦川真的是变成空气一样的存在。西凝雪渐渐放下心来,在东宫生活的也无忧无虑,整天都是沉浸在快乐的自我世界里。

闲来时柱着从床上拆下来的木棍,然后悄悄摸摸的绕到他身后,准备吓他个天花乱坠,结果每次都在快要得逞的时候他转过身,笑眯眯的来一句,“肆弟,你来了。”

自觉无趣的朝他身边一坐,两人像一对要好的兄弟一般紧紧靠着,时不时西凝雪将爪子摸在他华贵的衣料上,不是她说,这名贵的衣料蹭起来就是舒服,而且还可以顺便磨磨自己的爪子,一举两得。

西凝雪是最讨厌那些之乎者也你曰我曰的话,可是当她看到楼锦川掌下压着的那折子时,还是忍不住的为那一册笔风流畅浑然天成似有穿透纸张的有劲力度感到赞叹,看了两眼还是好奇的问出口,“二哥,这折子是谁写的,字迹好漂亮啊。”

“此人是三皇子锦仁的太傅温夕言,为人性格古怪淡漠阴晴不定,是个棘手的家伙,且在朝中因为总是大显锋芒得罪了不少官员,但现有太后护着,到现在也相安无事。”楼锦川动手翻了翻其他的折子,而后挑眉,“怎么,你和这人认识?”

原来就是这个**害她在景秀阁这么惨。

“没有。”要有也算眼中钉肉中刺的存在,不过照他那种性子……西凝雪的脑中不由自主的又浮现出那张绝色的脸,然后拍脸蛋,呸,又被这**的精神体给迷惑了,她可要镇定些,这劳什子现在就算站在她的面前她也绝对不会多看一眼的。

“没有便没有,咬牙干嘛。”楼锦川拿着手中的折子,翩然的敲在了她的脑门上。

西凝雪迫于他得身份一直不敢还手,只好呲牙咧嘴的瞪眼道,“我这是磨牙,不是咬牙!”

“哈……怪不得你这么爱挠本宫的颈背,看来是条爱磨爪子又爱磨牙脾气也不好的小狗啊。”楼锦川笑了一声,声音里有点强忍的笑意。

“……你!您说得对……我就是小狗,不过那也是有气质的小狗!天底下打着灯笼你也找不出第二条!”西凝雪干脆得背下这份怒气,虽然这段日子她来找他玩没少碰钉子,但总的来说,楼锦川是个仁道的人,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她是绝不想开罪这个金主的。

何况这人既不过问她身世,也不过问她真名,就这么把她当颗葱似的养在东宫这大盆子里,且景秀阁的人一直没找过来,可见东宫这地盘还算安全。

于是西凝雪索性放大了胆子,勾着手拿过墙上挂着的一把长剑,说实话长这么大还没碰过能削泥断铁的剑,充其量就是自己用木头削出来过过瘾的,太子用的剑果真是非同凡响。

剑柄处是用青铜和琉璃玉镶嵌而成的,剑身上有十几道的齿纹,似乎只要这么轻轻的一划就可以带走一条人命,她已经充分的体验到什么叫杀人不过头点地。

因为就在刚才,西凝雪就拿着剑把梁上垂下的紫玉流苏给斩断了十几道,西凝雪一脸吃惊的捂住小嘴,闻声赶来的楼锦川果然青了脸,用一句话形容就是……一脸屎样。

虽说他这么英俊的脸被这个描述词给毁了,但这是个事实。

“肆弟,上次你拔光本宫沙漠玫瑰的帐还没算清呢,原来你是觉得命太长了,想早点解脱吧,嗯?”

这下换西凝雪一脸屎样了,顺便再加点羞愧得绯红。

“二哥,这不能怪我,不是**的!”西凝雪讪笑一声,然后把手中的剑插在地上,大义凛然的竖指,“有什么事二哥找它算账吧,谁叫它这么不识相得罪你!”

楼锦川微昂着俊脸,眸色清淡,但眼下之意一定是在叙说:宁小肆,物证在此,你竟然敢睁着眼说瞎话?

西凝雪笑也笑不出了,收回手握紧,“二哥心性比常人豪迈,自然不会在意这点小事是吧。”一边先将他夸上天抬高他的身份,一边低头挤眼泪。

但是这眼泪用时方恨少,平常要哭是泪流不止,到了关键时刻却流不出一滴,但她坚持自己的原则,就算哭不出来也绝对不要掐大腿!

“也是,你吃的用的可都是本宫的,你拿什么来赔……”楼锦川摸了摸自己的眼角,眸中敛着淡淡的冷气。

“是啊是啊,二哥财大气粗,再养一百个宁小肆也不是问题啊。”放弃了挤眼泪,改为套近乎的西凝雪跑过去拍肩,完全没有注意到楼锦川的变化,娇嗔的笑道,“二哥你不是还要批折子吗?您忙您忙,收拾房间这种小事肆弟我来干,绝对不会污了你尊贵得手的!”

楼锦川的眼角抽了抽,随即又从容的捻住了她的后领。

“你总要躲我,这样到什么时候。”楼锦川低沉的声音显得尤为无奈,他的黑眸中携着如露水一样清澈的颜色,淡漠的不失原本的荣光。

西凝雪莫名其妙转过头,就见他伸出修长分明的手托住她的下颌,然后没有征求她意见就强行的吻下,西凝雪吓傻了,一动不动的瞪着大眼睛,怔怔的看着近在咫尺的这张俊脸。

说起来楼锦川也不算让人讨厌,且吻技高超,最起码她没有一丝一毫的反感这就是证据,但是不反感和不反抗是两回事。

西凝雪当即寒了目光,一掌推在他得肩膀上,毫不留情道,“二哥,若你要为了这事处罚我我认了,可我并不认同要用这种方式。”

楼锦川的身体往后靠了靠,撞上了梳妆台,他嘴角含着笑意,却带着戏谑的意味,“小肆,你不要忘了,这是东宫。”

他这会儿倒摊牌摆明身份了,早还恬不知耻的让她叫他二哥呢,这时变起脸色快得不得了。

不过她自然也没有蠢到一点戒备心都没有,她当然会考虑到把楼锦川惹火后会怎么样,但却万万没想到会是以这样的局势,她一时也没想到好的对策,如何去回应他的话。

西凝雪皱起眉头,心急的望着楼锦川那带着几分灼热的黑眸,那种目光很清楚的在告诉她,眼前这人是西燕太子,不是可以和她勾肩搭背的楼小二,她忽然灵犀一点,便照着心中所想脱口而出。

“太子殿下,您若是用身份来压我,我宁小肆无话可说,以后太子殿下想如何,宁小肆都不会再做任何反抗,可你若是我的二哥,就请你也尊重我的意愿。”

“哈,好一句无话可说。”楼锦川眸中的灼热消去大半,取而代之的是一份不符身份的嘲意,“你能接受的只是楼小二这个身份吗,倘若你跟了本宫以后本宫登基为帝,你便是后,如此殊荣你都要放弃吗?”

西凝雪没有丝毫惧意的高扬起头,冷冷看向眼前这个让她恼火的太子,忍不住的撰紧拳头,冷淡道,“并不是所有人稀罕后位,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要围着你一个人转!”

这楼锦川真是死不要脸,都说了他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还这样威胁她,怎么让她不讨厌他呢?!就算他一怒之下真的决定要把她拉出去大卸八块五马分尸,她也不会违背自己的原则,强迫自己做不愿意的事,喜欢自己不喜欢的人。

楼锦川深深得望了她一眼,很理智的走掉了,这让西凝雪不得不感叹楼锦川在理智这方面一定是克制的极好,不愧为太子。

他这一走,西凝雪也有点无法心安理得的享受桌子上那好吃的糕点了,心想着他刚才那副样子那么难过,而始作俑者却是她这个对着太子也出言不逊的笨蛋,心中万分纠结之下决策实在不行她就去道个歉安慰一下他呗?

转念一想,这不可行,这种有辱尊严的事绝对不是一代女侠应该做的,日后要是被人知晓了还不让人笑掉大牙。

可是把他惹毛了自己也没有好果子吃,仔细衬度良久,她的内心也不算真的讨厌楼锦川,至少他每次从街市游荡回来时都会给她带一些她喜欢吃的喜欢玩的小东西,那时她对他的印象看起来还是挺顺眼挺舒心的。

俗话说这情人眼里出西施,不,出潘岳。楼锦川长得不算丑反而是最招惹女人喜欢的一类,但离她心中的目标还是太远,甚至可以说是十万八千里。

但由于他与自己交流甚少,她也不想过多的去了解别人的事,所以她对他的印象自然停留在粗犷的乡村野夫之类的。

这能怪她吗?能怪她吗?!

但为了她的绿豆糕和桂花糕还有又香又甜的粉面圆子,她最终抗不住诱惑,管它劳什子的什么自尊,还是没脸的向侍卫问了楼锦川的去向。

楼锦川走前还命人将折子都带走了,连带着他每日必送的糕点,西凝雪为了自己的口腹之欲着想所以义无反顾的踏进了书房里,来吧来吧,让我好好安抚你受伤的心灵,你再乖乖的把好吃的给本姑娘献上来。

书房里有些乱,地面到处都是书和一张张被揉成纸团的废纸,西凝雪感慨了一下,要是换她来折腾,她一定能把书架子都劈了。

楼锦川这么有钱,还舍不得糟蹋,嗯……小气。

小说《寂寂宫墙与卿欢》 第15章 你总要躲我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

好看的完本小说推荐_热门完本小说排行榜 - 千千文学网